进驻20年,驻澳门部队的变与不变 _白切鸡网

      <kbd id='H53Ts'></kbd><address id='GkT9d'><style id='zp9HK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DhAJ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    进驻20年,驻澳门部队的变与不变

          点击:76524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军营开放日,驻军特种兵进行格斗术课目演示。(资料图片)

            对于驻澳门部队新兵龚朝宏来说,2019年8月29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当天清晨,驻军组织第二十次建制单位轮换,经过一年在珠海基地的训练后,龚朝宏终于跟随连队踏上了澳门的土地。

            龚朝宏出生于1999年。每当别人问起年龄时,他总是习惯性地介绍说,自己是“澳门回归那一年出生的”。从记事起,“澳门回归”就像一个标签,和他的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当威武的装甲车驶入澳门街区时,龚朝宏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。父母告诉他,“这是一种缘分。”车队驶入凼仔营区,他的心一下子踏实下来:“这里就是我要守护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20年前,助理工程师高志军怀着同样激动的心情,跟随先遣队进驻澳门。当时,凼仔营区还没有开建,驻军租住在龙成大厦。高志军和战友们用了十几天的时间简单装修,迎接驻澳门部队12月20日的历史性进驻。

            20年一晃而过,50岁的高志军已经从助理工程师升任驻澳门部队保障部部长。不知不觉中,他进驻那年出生的婴儿也已经长大成人,成为新一代的“莲花卫士”。

            20年里,几代官兵接续传承,守护一个更加繁荣稳定的澳门。

            驻地从“小笼子”到“小院子”再到“大营区”

            当装甲车队驶入位于闹市的凼仔营区时,龚朝宏和战友们看到的是一座现代化的军营:机关楼、宿舍楼宽敞整洁,军事展览馆、体育馆气势恢宏,各种运动器材一应俱全。

            “来到这里第一感觉是基础设施很好,伙食也不错。”龚朝宏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在高志军看来,现在的年轻官兵是幸运的,一进澳门就能住进这样宽敞的营区。“我们刚进驻时,40个人住一个房间,大部分体能训练都是在楼道里。”

            进驻后前5年,驻澳门部队租住在龙成大厦,没有室外训练场地,训练课目都要在空气污浊的车库、低矮憋闷的楼道、狭窄旋转的楼梯完成,窗帘紧闭、空间狭小的楼内被战士们戏称为“鸟笼”。因为倒垃圾可以短暂走出大厦,这件常人眼中的脏活累活竟然成了大家心中的“福利”“美差”。

            经过与特区政府协调,驻军争取到每周两次去海边早操的机会,这也成为官兵难得的透气时间。早晨6点整,战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大厦出发,沿途既能看到晨练的市民,也能看到刚从酒吧出来的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在狭小封闭的环境里,如何有效训练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。驻军创新的第一招是爬楼梯,从最初的龙成大厦到新口岸驻军大厦,楼梯间成为官兵每天体能训练的“专用训练场”。从新口岸驻军大厦走出来的警卫工化连战士覃献标创造了58秒跑完272级台阶的纪录,至今全连无人能破。

            2004年,新口岸驻军大厦和凼仔营区相继建成,大幅改善了官兵的训练和生活条件。新口岸营区有了自己的小院,但由于处在繁华地段,寸土寸金,院墙几乎贴着驻军大厦,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过。

            “绕大厦一圈共279米,5公里越野我们要跑18圈。”曾在新口岸大厦驻守的上士张岩对这几个数字印象非常深刻,“大家跑着跑着就迷糊了,不是因为运动缺氧,而是转圈转蒙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虽然比较封闭,但是官兵的士气非常好。”高志军说,驻军官兵积极开展各种文化活动,在地下车库举行文艺演出、报告会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乐观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凼仔营区的建成,彻底解决了驻军官兵运动难的问题。战士们在新营区闻着桂花的香气,沐浴着和煦的阳光,在操场跑道上两脚生风、快意驰骋。

            “我把营区这些年来的变化总结为从‘小笼子’到 ‘小院子’再到 ‘大营区’。”张岩说,“大家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、获得感。”

            进驻20年,澳门特区政府始终关心支持驻军建设。2012年,特区政府又在寸土寸金的凼仔地区无偿特批土地改善驻军驻防条件。2014年改扩建完工后,营区更加宽敞优美。“以前在营门口小草坪上踢球,因为场地小,大家都收着劲儿踢。”张岩回忆,“现在有了新的场地,我们不仅可以大脚踢球,还能邀请澳门球队一起踢。”

            “澳门的城市建设也有了很大的变化,就拿凼仔地区来说,全世界最好的酒店纷纷在这里开业,街道上的车流量逐年增多,霓虹闪烁的夜景更加璀璨。”在高志军看来,20年来,驻军的建设始终与澳门的发展同频共振。

            主动开放营门,逐步彰显自信

            龚朝宏记得,自己来到凼仔营区后第一次站岗是在晚上,与营区一路之隔的两家商场灯火璀璨,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场灯光秀。“说实话,我们对外面的世界还是有些好奇,但站岗时一定要认真,提高警惕,心无旁骛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训练之余,他和几个新兵也会讨论营区外的澳门,比如对面的商场到底是什么样的,旁边那家宾馆到底有多少个房间,如果每天住一间,到第二年退伍时能不能住完,“但兴奋劲儿过后就是平常心,还是要把岗站好,把训练搞好。”

            和初来乍到的年轻战士对外界感到新奇一样,20年前驻澳门部队进驻时,澳门市民对这支部队也充满了好奇。“进驻初期,澳门市民觉得我们很神秘。”张岩说。

            当时,作为为数不多可以观察驻军的窗口,执勤的哨兵成了澳门市民关注的焦点。“按现在的说法,龙成大厦的哨位是游客必到的网红打卡拍照点。”张岩介绍,那时的哨位就是一个和外界没有任何隔离的台子,很多人在触手可及的距离拍摄哨兵。

            即使如此近的距离,拍照的游客还曾在一个傍晚争论,岗台上的哨兵到底是不是真人,答案在换岗时自然揭晓。“听起来虽然夸张,但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。”张岩强调说,这也从侧面反映出驻澳官兵视形象重于生命的责任感和荣誉感。

            “驻军初期,我们是封闭式管理,凡事都很谨慎,对环境不熟悉,对法律制度不熟悉,很少和澳门社会交流。”高志军坦言,“20年来,我们是一步步走出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2001年6月1日,驻澳门部队首次为澳门小学生举行“六一”军营开放活动;2004年10月3日,驻澳门部队在凼仔营区组织军营开放活动,首次邀请市民来到营区参观。自此,军营开放活动成为驻澳门部队的一项常态化活动。

            龚朝宏曾参加过一次军营开放活动,他看到台上的澳门观众不断鼓掌呐喊,现场气氛非常火爆。当看到特战队员在表演“意志障碍”课目时钻火障、跳水坑、在水枪喷淋下扛举圆木时,很多观众被特战队员的精神意志所感动,当场流下了泪水。

            今年军营开放,有一件事让张岩觉得非常动容。“在升国旗环节,全体起立奏唱国歌,前几届没有多少人会唱,但这次我发现大家都在唱,甚至包括大人怀抱里三五岁的孩子。”身处其中,他觉得心中热流涌动,“这标志着澳门民众不只是在法理上,更是在感情上真正认同了祖国母亲。”

            澳门站过哨,一生都荣耀

            进驻20年,驻澳门部队的硬件设施和开放理念有了长足的发展,但总有一些东西不会改变,比如荣誉感。

            驻澳门部队选拔新兵的标准非常严苛,龚朝宏入伍时一共接受了4次体检,政审也更加严格。听说他能来驻澳门部队,一起入伍的同学都非常羡慕。

            “进驻澳门后,我更深刻地理解了‘军人形象重于生命’的含义。”龚朝宏说,每次出房门前,他都要检查军容军貌,把作战靴擦得锃亮,生活中也更加注重细节。

            站岗执勤时,他保持着标准的军姿,眼睛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。“很多路人会拿出手机拍照,你能切身感受到别人的关注。”他说,当站完1小时岗下哨时,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,最开始的几步路膝盖总是有些不听使唤。

            龚朝宏曾听说过连队老兵唐毅锋的故事。2016年军营开放活动中,唐毅锋同时入选升国旗仪式和枪械团体操两个军事课目展示。开幕式前,唐毅锋去卫生间洗脸缓解紧张情绪,突然洗手台台面破裂,厚重的大理石砖正好砸中了他的左脚拇趾,一阵钻心的疼让他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连长得知他的伤情后准备更换队员上场,但唐毅锋深知国旗护卫队排练了这么久,临时换人势必会影响整体效果。于是,他咬着牙站起来,坚持要求上场参加展示。

            升国旗仪式结束后,经过几分钟的休息,他再次上场参加枪械团体操课目表演。当课目表演完毕,队伍带回地下车库时,唐毅锋突然晕倒,战友们脱下他的仪仗靴,才发现整个靴子内衬、袜子已经被鲜血浸湿。

            在这个崇尚荣誉的集体里,一代代驻澳官兵从青涩的新兵成长为坚韧顽强的“莲花卫士”,20岁的李辉扬也是如此。去年新兵连一次阶段性考核中,他在跑3000米转第一个弯道时,突然被身后的战友不小心绊倒,瞬间失去重心,双膝滑跪在水泥地上。他迅速爬起来,继续向前跑,最终以10分50秒的成绩通过终点,这时才发现裤子上两个膝盖的位置早已被鲜血染红。

            “中途我也想过,反正受伤了,不如放弃吧。但为了证明自己,为了给班级争荣誉,我还是坚持了下来。”李辉扬说,那次跌倒是他精神上的一次成长,因为自己“真正血性了一回”。

            李辉扬一直忘不了自己进入澳门的那一刻。透过装甲车上的潜望镜,他看到澳门海关人员整齐列队,微笑着向车队挥手致意。太阳从远处缓缓升起,他内心突然升起一个念头:“一定要为这片土地和同胞做点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新一批官兵轮换进来,就意味着一批老兵即将轮换出澳。李辉扬说,在驻军轮换中有一个传统,新进澳的部队欢送即将出澳的老兵。站在营区道路两旁,李辉扬和战友们向即将出澳的车队和官兵挥手告别。他看到,车上的老兵有的笑容灿烂向他们挥手,有的含着泪水向他们敬礼。

            “他们已经完成了履行澳门防务的神圣使命, ‘驻澳’的接力棒传到了我们手里。”李辉扬说,“一年后的我们也会成为他们,到时候,我一定自豪地跟别人说,当兵派驻澳,一生都荣耀。”

          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达 通讯员 姜博西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        【编辑:李赫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82156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90484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